第3章要放他走吗? (第1/8页)

加入书签

"阿声?"

陆沉墨注视着他,让眼前之人融入他的视线里,随后为他拭去眼角快要滴落的泪。

他的动作轻得像是在接住自新叶上滑下的雨滴。

对于一个刀客而言,这实在太过小心翼翼。但他顾不得去追问这场雨缘何而下,只想着让雨停下,不让阿声再受伤而已。

顾月声还是有些懵。

他记不清梦里经历了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落泪。

不过心里涌起的悲伤和眼泪却是真实的。

真是奇妙的感受。

不过比起悲伤,为什么他现在看着沉墨会觉得有些愧疚?

不会是在梦里做了什么对不起沉墨的事情吧。

陆沉墨见他还是陷在梦里,一副迷茫又脆弱的模样,便无奈地笑:"阿声,你这样,我走了又怎么放心得下。"

看着对方有些散乱的发,陆沉墨还是没忍住,为他拢起有些散乱的发丝,用素色发带将它们束起。

午夜的雪绝山安静极了,只有风声盘旋在两人的世界之外。

顾月声还是没有回答,陆沉墨便收敛起习以为常的淡淡失落,手一抬便唤来了凛墨刀。

刀光一闪,顾月声这才看清陆沉墨原来已经收拾好了行囊,他穿戴整齐,原来是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。

厚重的刀刃破空之声让顾月声皱了皱眉。

两年来第一次,他抛去了那副游戏人间的模样,攥住了陆沉墨的手腕。

眼前之人分明还略微蜷缩着身体,歪着头示弱地笑,可危险的气息还是随着窗外月光倾洒而下。

平日里应该很牢靠的窗不知何时被风击溃。

透过窗的豁口,越来越多的月光流淌进房间,蔓延到二人身边。

圣洁又无害的月光,仿佛陆沉墨只要关上窗就能彻底消灭它们。

而顾月声还是坐在床上,身体的一半沐浴着月光,另一半溶解进不可知的黑暗里。

光线带着雪绝山彻骨的寒意,似触摸,又似攀附一般感受着陆沉墨的温度。随后带着这份温暖,流淌向顾月声的方向。

凛墨刀已经本能地感到危险,兴奋地战栗起来。

"不要走,好么?"顾月声可怜得像一只小动物,攥住沉墨的那只手力度却丝毫不减。

外面那么危险,沉墨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受伤了怎么办?

生气起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乖乖成为裙下臣(女尊) 每天都被死对头欺压 出轨后我又出轨了(NP) 总裁夫夫的二三事 渡春风 热腾腾的泡面 【西幻】一个普普通通的类魂公路模拟器 听说我爸给我找了个小妈 【总/攻】不站街站你头上吗? 恋与深空同人 小叔叔(双/仙魔) 电影之外 墙角余烬 【银土】接吻铃 男二他选择走支线 社畜不好当 食物语同人脑洞 万人嫌的末日生存手册(np) 迷乱(sp) 年下混账弟弟强势侵占(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