浓月十匙心绪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窗外阴雨连绵,云层将大地笼进灰色的囚牢,再降下暴戾的雨点向生灵示威。天光黯然,震颤的闪电像滚烫的锁链鞭打着这座温良的城市,风卷着可怖的轰鸣阵阵而来。

打雷了。

燥热的雨天容易引发一些蠢蠢欲动的病症,寂静的走廊两侧规避着刺耳的尖叫与沉醉的痴呓,一门之隔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陆沿瓷是在事发两个小时后得知的消息,“蔺寻”在护士为她注射药剂时夺过针头,护士在争抢过程中被扎了一手的血,而蔺寻则是将其最后刺进了自己左胸口的位置。

看着推车上嘴唇苍白的女孩,陆沿瓷想到蔺识舟那句“她那么小就知道要把针头扎在心脏上”。

女孩手背上是密密麻麻的针孔和淤青,她的脸色白的不像一个活人。陆沿瓷最终被隔在病房外,他看着护士将人推进病房,直到门的缝隙彻底消失,他才从里面收回目光。

白任栩赶来的很匆忙,他应该忘记了带伞,头发和短袖都被淋湿了,裤脚也浸着大片水痕,但他像是没感觉一样,看到陆沿瓷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小寻怎么样了?”

姚问这时也赶过来,看到他的样子皱了皱眉,“怎么淋这么湿?”

他脱下自己的白大褂披在人身上,白任栩无心纠结这些,直直盯着陆沿瓷,陆沿瓷说,“手术很成功,针尖离心脏还有6,没有伤及心肺。医生说她的身体太虚弱,加上营养不良,可能伤口恢复的会比别人慢一点。”

他说的太冷静,语气也太沉稳,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。白任栩果然不像刚来时那样紧绷着了,他还在小口喘着气,漂亮的眼睛盯着陆沿瓷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。

这时护士从病房出来,朝几人点点头,最后向姚问汇报具体情况,在确定人确实没有大碍之后,几人的表情都好了许多。

陆沿瓷问面前的人,“白医生要不要换件衣服?临时休息室有干净的衣服裤子。”

姚问听了也催促道,“快去吧任栩,这有我呢。”

白任栩确实淋的太湿,从陆沿瓷的角度甚至能看到白色布料下粉红的乳/尖,他带着人到休息室,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衬衫和卡其色卫裤,又选了一件白色风衣。

“都是洗干净的,白医生要是介意我现在去买几件。”

“不用。”白任栩垂下眼接过,陆沿瓷刚要出去,却看到人拿着东西进了浴室,他想了想,还是留了下来。

陆沿瓷的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渡春风 热腾腾的泡面 【西幻】一个普普通通的类魂公路模拟器 听说我爸给我找了个小妈 【总/攻】不站街站你头上吗? 恋与深空同人 小叔叔(双/仙魔) 电影之外 墙角余烬 【银土】接吻铃 男二他选择走支线 社畜不好当 食物语同人脑洞 万人嫌的末日生存手册(np) 迷乱(sp) 年下混账弟弟强势侵占(高H) 被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《杀破狼》长顾补车 骨科怎么了我觉得很香啊 我很好,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