浓月十二匙病痛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耳边雨中的琴声缓缓褪去,陆沿瓷从乍然浮现的记忆碎片中回过神,只感到脑袋像被人劈成了两半。颅内前后左右的拉扯感令人眩晕,陆沿瓷额头和后背都蒙出了细汗,他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让自己没有晕过去。

脑海中的回忆像开了倍速,但每一个细节陆沿瓷都记得清清楚楚。他从尖锐的疼痛中睁开眼,下意识去看面前的人的手腕,那里干干净净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上面有几圈淡淡的疤痕。

伤疤是个很晦暗的东西,那些经过岁月的沉淀后无声匿迹的,未必比肉眼看得到的狰狞不堪更令人宽慰。因为那预示着除了自己,没人会记得你曾经出现过的伤痛,而遗忘是另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。

坐在病床上的人淡漠地看着他,仿佛对他的反应充耳不闻,陆沿瓷却觉得那双淡粉色的眼底蕴藏着很深的情绪,他听见对方干净的音色,“你痛苦吗,陆沿瓷?”

陆沿瓷抬头看着他,喉咙有些发干,见他不回答,白任栩握住他的手放在心口,陆沿瓷摸到了很沉闷的心跳。

“我很痛苦,你呢?你痛苦吗?”

他的神色似乎也漏出一丝很微弱的悲伤,陆沿瓷不知道那是从何而来的,他只知道白任栩现在的感受和自己是一样的,心理学上称这种现象为“情感共鸣”。

白任栩冰凉的掌心覆在他的手背上,两只好看的手覆在一起,修长的手指仿佛精心雕刻的艺术品,他们感受着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对方的过程,犹如一种无声的暧昧。

“我们是一样的。陆沿瓷,我和你一样痛苦,我这里很痛。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在为什么而感到痛苦,好吗?”

用尽真心的语气,那双蒙雾的眼睛变得湿漉,似乎含着下一刻就要溢出来的水。陆沿瓷的嘴唇动了动,却没能发出声音,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对白任栩解释这一切。

要说什么呢?说其实我的痛苦是你的痛苦,说我做了八年的噩梦是因为你在疼痛。

陆沿瓷恍然地想,原来他在还不确定对白任栩是什么感情之前,就已经先在为对方的痛苦感到痛苦了。

白任栩看到面前的人很轻地笑了笑,陆沿瓷长的很好看,给人的感觉像一川冰冷的江流,眼睛笑起来时水底便有了温度,平静亦或是潺潺都会在人的心里泛起涟漪。

落日蛰伏在地平线之下,浓重的黑夜正悄无声息地吞噬着天光,天蓝色的窗帘浮动在晚风中,唰唰地响。

病房内牵扯在一起的两道身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老有所靠——生活调剂品 穿成炮灰后攻了主角攻 富士山下 养成情欲徒弟 神仙堕凡,神主难逑(np.无CP) 【鬼灭/总攻】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 M奴隶肉欲熟母 哥哥们总对我强制爱 反派他恶毒却实在美丽 【王者荣耀】你×饥渴的男英雄们 你我缱绻(古·今×温情爱情) 戏默人生 【理砂】无尽夏 篡心 监如牢笼的强制 把他拿下(全息网游) 绿茶 秦彻 gb 小恶魔,永不为奴! 修理小哥他为什么那样 拯救抹布受进行时(OA)